×

《养鼠》 贾平凹

买了十三楼的一個单元房作书房,以为街道的灰尘不得上来,蚊子不得上来,却没想到上来了老鼠。老鼠是怎么上来的,或许是从楼梯,一层一层跑上来,或许沿著楼外的那些管道,很危险地爬上来。

老鼠之所以叫老鼠,生下来就长胡子,但它仍是個幼年的老鼠。书房里突然有了老鼠,我得赶紧检查房子的漏洞,我发现柜式空调的下水管那儿有個空隙,便把它堵严了。老鼠和我仅打過一次照面,至后再没有见過,而我不願意它留在书房。要把老鼠捉住或撵走,到处堆了满书籍报刊和收集来的古董玩物,清理起来十分困难,这就无法捉住和撵走。也买了鼠药放在墙角,它根本不吃,又买了好幾块粘鼠板摆在各处,它仍不靠近,反倒是我有一次不经意踩上了一脚,鞋子半天拔不下来。那怎么办,既然无法捉它撵他,它又无法自己出去,毕竟是一条生命,那就养吧,一养便养過了四年,我还在养著。

养老鼠其实不费勁,给它提供食物就是。第一次我在晚上離開书房時将一块馒头放在一块干净的秦砖上,第二天早上再来時,那馒头就不见了。但当天的晚上没有了馒头,把剩下的麵条放在那儿,而早上再来時,麵条竟然完好无缺。我以为它是从什么地方出去了,或者是死了,就又在離開時放上馒头,以測试我的猜想,可隔了一夜,却发现馒头又没了。我这才知道它是不吃麵条的。

数月后,到了秋天,楼下的馒头店搬走了,没有了馒头,我就放了花生,但它好像仅吃個二三粒就不吃了。以为松鼠是吃松籽的,松鼠和老鼠应該是同一类,我在超市里发现了有卖松籽的,买了一包,回书房放了,还说:给你過個生日!可是它也不吃松籽。我就有些生气了,什么嘴呀,这么挑食的?!朋友请吃饭,剩下的魚呀,排骨呀,油饼、锅盔和饺子拿回来,全给它放了,它只吃锅盔。有一次我给我买了晚饭,剩下一支火腿肠,晚上放给它了,那么长的一根火腿肠,它竟吃的一点渣屑都不剩。原来它可以吃肉的,不要带骨头的那种,我每次外出吃饭,便给它带些剩肉,它却又不吃了。丸子不吃,糯米团不吃,速食麵不吃,核桃仁葡萄干不吃,豆腐吃過一次,再放就再不吃了。那它还吃什么呢?我想想有一首歌: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。抓了一把米放在那里,结果它根本不吃。我看過漫画,老鼠是偷油的,也会抱著拿鸡蛋的,就在碟子里放菜油,它没有吃;放過一颗鸡蛋,它也没有动。它还是喜欢吃馒头和锅盔,我就笑了,陕西人爱吃这些,它也真是陕西的老鼠。

朋友们知道我在书房里养著老鼠,都取笑我,作贱我。我说:这是一只听话的老鼠,他们说:听话?該不会说这是一只有文化的老鼠吧。我脸上发烧,说:它进来了,不得出去,我能不养吗,或许是一种缘吧。

世上有那么多的老鼠,为甚么偏就是这一只老鼠进了我的书房?从地面到十三楼,它容易吗?它是冲著书籍来的,冲著古董玩物来的?那它真是只有文化的老鼠了。如果它没有文化,那四年了,它白天看著我读书写著,听著我和朋友们说文论艺,晚上又和书籍古玩在一起,它也該有些文化了吧。

作家简介

贾平凹,1952 年出生。1974年開始发表作品。1975年毕业於西北大学中文系。1978年凭藉《满月儿》 ,获得首届中国优秀短篇小说奖。1982年发表作品《鬼城》 《二月杏》 。1992年创刊《美文》 。1993年创作《废都》 。2008年凭藉《秦腔》 ,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。2011年凭藉《古炉》 ,获得施耐庵文学奖 。

分享